政务微信
政务微博
政务邮箱
政务平台
分享
返回顶部

三星口之战

发布时间: 2006-10-28
【字体:

  共和国五十五周年诞辰之际,我们在庆祝祖国繁荣昌盛的时候,同样应缅怀牺牲的先烈们,宜春是当年红军活动较为频繁的地方之一,很多地方都留下了红军当年活动的身影,但如果没有记载统计,这些战事将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慢慢被人们忘记。

  由中共宜春市委党史办公室编印的《宜春党史资料——纪念宜春解放40周年专辑·宜春人民革命大事记·一九三一年》这样记载发生在袁州区彬江镇三星口的战斗:5月24日,红二十军、湘东独立师和红七军一部在攻宜春城未果返回吉安永阳镇的途中,在彬江三星口遭敌十八师一个营的伏击,二十军受损。这就是有名的“血染三星口”。

  9月28日,袁州区彬江镇村民杨必武感慨三星口之役只有聊聊几行字,而见证过那场战斗的老人们日渐减少,于是心急地找到了记者,请求记者对尚健在的老人们做些采访。并积极地帮助记者联系,搜集有关资料,作初步调查。

  英烈虽逝,但浩气长存,几位当年目击了这场战事的村民不会忘记战斗的惨烈、英雄的壮举。

  现住田仔组当时住小布村沙仔岭的胡贵春和现住在麻布组的钟赞明,详细地介绍了他们看到的情况。两人均于1917年出生,当年十四五岁。

  三星口之战打响后,胡贵春去了三星口捡子弹壳。据他回忆,红军在彬江苏家,三星茶山、横山、楼下(团结)驻扎了一晚。横山、楼下、茶山的红军则已从三星口进入南沅过五岭到分宜。余下的彬江苏家里红军走在最后和白军作战。当时那是早上发生的战斗。白军从宜春来到三星口,从白沅源头沿山龙经三星口石崖龙上下来,来了大概一个营,在杨梅冲和曹家里(即现在的樟树下)各架了一挺重机枪。曹家里的那挺几次都没有打响,红军战士沿现在的田埂冲了上去,快到白军阵地时,白军连长发现红军离重机枪只差几米远了,就狠狠地抽了士兵几鞭,士兵挨打后提起机枪疯狂地向红军扫射,给红军造成了很大的牺牲。龙风港到处是红军战士的遗体,鲜血染红了整个龙风港。白军也死伤惨重。战斗结束后,白军撤回宜春城里。由于那时候白色恐怖笼罩着整个宜春,牺牲的红军战士大多没有被掩埋,有的滞留在坑里,有的被5月涨水冲到了袁河。有的埋在三星口晏山里,磨山茶山里,杨梅冲,磨山上一个坑就埋了30多位战士的遗体,有的腐烂在河坳上,后来还看到很多地方有骨头。

  钟赞明说,红军是从苏家里开过来的,在三星口走五岭坳背准备经分宜去井冈山时,在三星口遭到白军伏击。

  钟赞明回忆道,当时毛泽东、彭德怀领导的部队在彬江苏家里住了一夜,整支红军在三星口走了一天一夜。先头部队的侦察兵在头一天早上还没天亮就进入了三星口,第二天早上,白军得到红军从三星口路过的消息(当地豪绅到宜春城向白军提供消息的),从宜春经白沅沅头沿山龙顶赶往三星口,从石崖龙上下来,在杨梅冲、曹家里各架了一挺重机枪把守。红军也陆续开了过来,早上吃饭时间,白军开始向红军队伍扫射,红军就沿河坳继续前进,一部分红军成立小分队阻击白军。指挥部设在磨山上坳下一座小屋里(即杨必武家),指挥红军战士向白军阵地发起进攻。那时,机枪声、冲锋号声、呐喊声响成一片,红军发起了几次冲锋去夺敌人的重机枪,但由于敌人占据了有利地势,前往夺重机枪的战士都牺牲了。在夺取杨梅冲重机枪的过程中,红军战士匍匐前进,其他战士用强大的火力封锁敌人机枪火力,就在离重机枪几米远快要拿下重机枪时,敌连长向敌士兵猛抽了几鞭,士兵便提起机枪向红军战士猛烈扫射,这时,红军战士全部牺牲了。最后有两位红军女指挥员率领些战士又向曹家里的那挺机枪阵地发起冲锋,冲锋号声、喊杀声震荡着大地,最后冲锋的战士全部壮烈牺牲,但旗手紧紧抱着的红旗仍在龙风港里飘扬。两位女红军指挥员骑着马,挥动着大刀、冲向敌人阵地,被敌人俘虏后都被杀害了。说到这里,钟赞明不由地发出一声赞叹:他们真是英雄啊!后面的红军沿陂田水沅方向向分宜进发了。这场战斗真可谓惨烈,三星口到处都是血。战斗结束后,白军带着其死伤的士兵回了宜春城,很多受伤的红军战士也被押去了宜春城。

  由于当时的白色恐怖,不准人们将红军遗体掩埋,很多战士遗体被集体掩埋,或根本没有掩埋。当时钟赞明的父亲和同组的钟圣林两人掩埋了20多名红军战士的遗体。直到1989年,杨梅冲的沟里还发现过红军的骸骨。

  山背组的彭艳武告诉记者,东沅的晏高祥参加了这次部队的转移行动,他经常将这段历史讲给后生们听。彭艳武又说,据晏高祥讲,当时部队要经分宜去井冈山,三星口参战红军属后转移的部队,一部分在陂田沿山转移去井冈山,而他是随先头部队转移的,因而没有参加三星口之战。

  谨以此文献给三星口之战中牺牲的战士。

  英雄的先烈们永垂不朽!向先烈们致敬!(记者龙生才)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信息来源:宜春新闻网
【打印本页】 【纠错留言】 【关闭窗口】 分享到:
0